白城春草

竹枝词。

全职/韩叶/感冒

    叶修睁开眼时,只感觉喉咙像火烧一般疼痛,纯白色的天花板晃得他眼睛酸涩。他用手臂支撑着从乱糟糟的床上坐起来,接连打了两三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感冒了么?”他迷迷糊糊地想着。身上的衬衫由于半夜回家懒得脱掉,仍湿嗒嗒地粘在皮肤上。叶修低着头,慢吞吞地解开纽扣,然后穿上了睡衣。温暖的被窝里余温未散,令人作呕的酒味与春雨后泥土的清香交织在空气中,他抑制住喉咙里的不适,费力地爬下床,飘到了浴室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自己的头发乱作一团,张牙舞爪地跋扈着,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瑟瑟发抖,脸色苍白,双眼下一片青黑色。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,简单地洗漱一下就又走回卧室。房间里静得只听见秒针转动的滴答声,叶修一边熟稔地拨了一串号码,一边将体温计夹在腋下。“喂——”叶修张口,沙哑的人声中还带着浓重的鼻音。“你感冒了?”对面人察觉到了这一细节,犹豫了几下说道,“等我过来。”最后一个音节发出,电话便“啪”地被叶修放回原来位置。

    体温计上的红色线条到了“39°2”就不再延伸,叶修站起身来,艰难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后,又坐了回去。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钥匙进入锁孔,叶修回头看去。“测体温了么?”韩文清拆了药盒,扫了几眼里面的说明书。叶修似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,猛地朝身旁的人倒去。韩文清的动作停了停,瞥了叶修一眼说:“看来病的不轻。”“滚……烦死了。”韩文清哭笑不得地摸了摸叶修的头,将手中的药片递给他。“别闹,吃药。”叶修哼哼了几声,不情不愿地把药片就着温水吞下去。“困死了……”吃完药,叶修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,小声嘟哝着。“那你睡觉。”韩文清把被子掀开,把如树袋熊一般抱着他的叶修塞到被窝里。

    “唔,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修睁开眼,眸中的暗沉消去。他勾住韩文清的脖子,在他颈窝里蹭了蹭,又肆无忌惮地将手从腹部下滑。

    “叶修,你找死。”韩文清咬牙切齿地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好没事了,我睡觉了。”叶修忽然停住手上的动作,像是吃糖得逞的小孩子,促狭地朝眼前的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都到这份儿上了,还想睡觉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病号,怎么能让病人做那种事呢?”叶修无辜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韩文清努力平息下心中的怒火,凑到床上的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咱们来·日·方·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心真脏啊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4)